Friday, September 27, 2019

十面皇庭系列 26 ~ 员工被解雇后,如果在 Industrial Court 胜诉,到底追薪【Backwages】是怎样算的?




案件 - Lee Lily & Leong Chee Kong v. Novartis Corporation (Malaysia) Sdn Bhd

指控:公司无理解雇


公司解雇原因:员工失职

裁决:员工获胜,公司需要作出不少于282万令吉的赔偿

~~~~~~

在这个案件,Industrial Court 是这样算 追薪【Backwages】的:

首先要鉴定多少个月,然后再看 Last Drawn Salary。

1。解雇那天 - 2014年1月21日

2。裁决 - 2018年9月18日

3。从被解雇到裁决,总共 = 56个月

4。考量到会影响公司的财务状况,因此打折50%,

5。 有鉴于此,56个月变28个月。

6。Last Drawn Salary:

- LL - RM 25,917

- LCK - RM 31,086

7。 然后拿 (6) × (5)

8。 因此,单单追薪,公司就赔上:

- LL - RM 725,676 (25,917 * 28)

- LCK - RM 870,408 (31,086 * 28)

9。 有的老板,也包括律师,看到这里,都哗然。不是说好不超过24个月【Probationer - 12个月】吗?

10。 是的,没错。应该是超过24个月【Probationer - 12个月】的

~~~~~~~

11。 为确保金钱上【monetary awards】的弥补能够统一性和一致性,1987年,一个工业法庭的主席 - Fong Seng Yee 开创了一个方程式

12。这个鉴定赔偿的方程式【established a mathematical formula for the assessment of the compensation】,叫作 - Practice Note of 1987

12。 Practice Note of 1987 提供以下两个弥补方式给被公司无理解雇的员工:

- 追薪补偿不超过24个月

- 复职

13。 过后,一直被工业法庭沿用。

14。 在 Sabah Forest Industries Sdn Bhd v Industrial Court Malaysia & Anor 这案件,法官这样诠释:

- 在复职不是最佳解决方法的话,除了追薪,还得作出替代复职的赔偿【Compensation in lieu of reinstatement】

🕵🏻‍♂️🕵🏻‍♂️Auditor:这个 Compensation in lieu of reinstatement,是每做满一年,享有1个月的赔偿,总共不超过24个月

~~~~~~~~~

15。 虽然有这个 Practice Note of 1987,但是还是例外,比如:

- 在 R Rama Chandran v. IC 这个案件,Federal Court 裁决公司需赔 88个月🤦‍♂️🤦‍♂️

- 在 Telekom Malaysia Bhd v. Ramli Akim 这个案件,Industrial Court 裁决公司需赔 53个月🤦‍♂️🤦‍♂️

16。 这让雇主相当苦恼,因为没有一个 Standard,好像看 Judge Suka Suka 那样。

17。 因此,2007年,政府通过 2007年工业关系(修订)法令《Industrial Relations (Amendment) Act 2007》,强化 Practice Note of 1987,把它当作金钱赔偿的框架

18。 2007年工业关系(修订)法令在2008年2月28日生效

19。 1967年工业关系法令《Industrial Relations Act 1967》随后加了 S30(6A) 这个条文,限定:

- 追薪不可以超过24个月【Probationer - 12个月】

🕵🏻‍♂️🕵🏻‍♂️Auditor:这是好的,不然没有顶限,雇主可能会因为赔偿而破产也说不定,好像第(15)那个赔88个月的

20。 那时候的人力资源部长是冯镇安博士,他这样说:实际一点,24个月是一个平衡点,也很公正与合理。

~~~~~~~~

21。 好啦,重头戏来了,为什么 LL 及 LCK 却可以获得28个月的??

22。 到底 Law 为何物?

23。 这个案件的 Industrial Court 主席 - Bernard John Kanny 到底是吃了豹子胆,敢违抗法令,还是他另有原因?

24。 我先大概告诉你 - Bernard John Kanny 有着全新诠释。

25。因此,公司的代表律师 来自 Lee Hishamuddin Allen & Gledhill 律师楼的律师 - Dato T. Thavalingam 非常不满意,似乎在说:等着瞧,I will be back。

到底 Bernard John Kanny 有什么样的诠释呢?

守在十面埋伏,后会有期。

~~~~~~~~~~~~

🍳 🍳 下一集彩蛋 🍳 🍳

Bernard John Kann : 如果员工回到公司复职,Then, Practice Note 1 of 1987 tak pakai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Note: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.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